柴柴柴-橡胶精TL亚种

DW,1011,跨剧拉郎肉一11.5,脑洞ooc玛丽苏避雷注意,文渣废,常年手机作图混更

【11&11.5】Flytipping

博士拉开TARDIS门的时候,看到复制人站在街边,穿带弹力拉绳和拉链的黑色连帽风衣,胸口上别了朵塑料虞美人,正在拉扯脖子上的红白条纹围巾*。

“去看球了?”博士沉吟了一下,没说球队名字。

“你来了就不去了。”复制人理好围巾,想想补了一句,“也不用看,再说,已经赶不上了。”

博士一反常态地没有就时间机器的功效做出什么提议,他们往河边走,偶尔让一让轮椅和婴儿车。一枚细细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蓝色天空下的建筑,要么是黑黢黢的影子,要么灯火通明,和近地平面的光污染融为一体。博士和复制人走到伦敦塔时,发现自己没入了排队去看纪念烛火的人流。时间领主左顾右盼,不安地摩挲自己的大衣衣领。

复制人递给他一朵塑料虞美人:“我帮你买了。”夜幕降下来了,让别人上别针不如自己摸索。博士戴上花的时候,就着路灯低头皱眉看了看:“红色和紫色不太搭配。”

“我知道。”复制人说,撩开从路边围栏里伸出的一枝灌木。石塔在暖色系灯光下显得格外宁静,父亲们把孩子架在自己脖子上,好让小人儿们的视线越过树篱和内圈的人群。到了灯光大亮处,他们已经越过了整座塔,但去河岸的路被封上了,排队的人群一直绕过前面那座铜绿尖顶的教堂。穿荧光黄雨衣的警察们劝说对长队相向而来的路人:“先生,要走这个方向的话请您过马路去对面走……” 他们正站在红绿灯边上,博士回头望了一眼石塔,搓搓手。复制人转头过来看他:“还排吗?”

“不排了。”博士摇摇头。他们道着歉转身去过马路。密集的人群过得缓慢,到了马路中间,行人灯已经变红。在他们身后,年轻的警察挥舞着手持交通灯安抚一众焦灼的发动机,大喊:“HOLD THE ROAD! HOLD THE ROAD!” 复制人的动作僵了一僵,博士想起这是差点被炸平的东区。

马路对面还是挤,他们慢慢往西走。在废墟上修起来的写字楼灭着灯,建筑平淡,人群渐疏了,能迈大一点的步子,深深地吸气。“我在那儿。”复制人系上之前在人群里松开的围巾,用一种告解的语气说着过去时。博士停下来,用一种锐利的眼神——像看向镜子一样看那张脸。复制人扯出一个微笑:“别紧张,监护人。是红十字会,红十字会还凑合,是吧?”但博士没回答他,复制人急急地补上:“你知道那个时空脆弱得还不如纸。我只有也只用些奎宁鸦片甘汞哥罗仿阿司匹林……”一长串学名说得他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好吧我撒谎了,我试过一次用点别的,在伊普尔**,然后就是时空悖论的老戏码。”他说不下去了,靠住路边的大理石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铁盒,掏出根纸卷,博士的眼神转移到了复制人的手指上。“我只想叼住它一下。”复制人辩白道。

博士叹口气,从大衣口袋摸出火柴,划燃一根递过去:“我今天不介意。”

但复制人没有凑过来接火,他们静静站在因为周日而空旷的金融城小路上,看火柴在黑夜里慢慢燃尽。复制时间领主把毫发无伤的纸卷从嘴里取出来,重新放回铁盒。他们继续走,博士以怀疑的眼神瞅着路边长着赛博脸的烟灰缸,圣保罗教堂美丽的穹顶出现了,还有零散的几个人在门口安检准备参加免费的纪念仪式,博士抬头往台阶上望了一眼。

“不行。”复制人斩钉截铁地说,“宗教仪式让我头痛。你知道的,我们又不能吃阿司匹林。”

“嗯哼。”博士手插口袋,东张西望,周日晚上街上不少点心店关着门,这点无疑让他丧气。河风吹得和缓,他们路过关着灯的皇家法院,在街心的小教堂停住,那儿摆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虞美人花圈,天黑以后没有鸽子。教堂敲钟了,博士抬起手腕看看表:六点一刻。“这个教堂的钟常常不按准点来。”复制人过分规矩地按下等红绿灯的按钮。

滑铁卢桥底下支着好几个帐篷,有股大麻味,伦敦从来不缺露宿街头的人。帐篷红色的塑料布在风里抖动,肥皂盒、爽肤水、锅碗瓢盆整整齐齐站在桥墩上,守卫生活的尊严。没有孩子的哭声,于是他们只是沿河岸而行,带着忧伤的眼神。南岸的冬日乐园没有因为纪念日关闭,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打在河水上。再往前走,会有挡板围住一小段河岸,为了修多雨城市的排水沟。接下来是空军纪念碑,老的,新的,写满了各国名字,上面也许还有几个他们的老熟人。游客面对着纪念碑,拍与大摩天轮的自拍。他们望着浑黄河水上彩色的光影,思忖今夜伦敦的外星人是否只有两个。

博士看向彩灯背景里西敏桥过分朴素的黑影:“我能不能留下来陪你吃早餐?”

“如果你是想等明天 Greggs*** 开店给我买小熊耳朵,我警告你……”

“不,我是想给你买小熊纸杯蛋糕。”博士认真地说,“熊耳朵我已经买好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毛绒绒的黄色熊耳朵:“Pudsey.”

-Fin-

*:北伦敦球队阿森纳(Arsenal)支持者常戴的围巾。2018年11月11日晚英超,阿森纳与中部的 Wolves 球队比赛,一比一平。

**:一战中德军在比利时的伊普尔地区对英法联军使用了芥子气。

***:英国三明治店,每年与BBC Children in Need 合作推出吉祥物 Pudsey 小熊周边点心和玩具。



2017的 BBC children in need 短片里12接起电话就说:“Pudsey?黏糊糊喜欢戴帽子和蛋奶糊吗?”从那以后我一直当11.5起了名字叫 Pudsey(。

阿森纳球队是一个搞笑梗,我补了一下口香糖剧615被良心谴责,然后11.5就和 Arsenal 沉船了(

但是大噶不要担心,11.5还去了很多地方干了很多坏事(不是)他已经是一个成熟的 ganger 了(?















标题是我乱取的,非常想给这篇配 Suede 的 Flytipping 当 bgm,但没有找到方便墙内听的链接……

【BB&BA】Still Life

可以算是友情向。本故事纯属虚构,与任何真实人物无关。我只是来讲段子的……


伯纳德·巴特勒不愿意想他和布雷特·安德森是怎么到今天这步的。他回答类似的问题太多次了,以至于今天你要是找他拍个什么纪录片素材,他会告诉你直接用某年某月某日某地的采访剪进去就行了。伯纳德不仅精通制作,还记性特别好。

另一方面,布雷特·安德森的记忆就总是颠三倒四,模模糊糊,他擅长捕捉感情来写进歌词,至于具体事件,某年某月某日某地,全都一团糟,跟他的乐器水平一样。因此,伯纳德实在毫无必要去读他的回忆录,否则他得拿支红笔给圈圈改改不少地方,跟批学生的谱曲作业似的,哎呀,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

但他还是有时间和布雷特一起吃饭。嗖嗖的穿堂风从泰晤士河北岸吹到南岸,又从南岸吹到北岸,何以驱寒,唯有吃辣,而两个人总是能多点一些菜,点完了聊聊天。

伯纳德,现在男孩子喜欢什么礼物啊?

啥?

我女朋友有个儿子,我想搞好关系。

伯纳德开始回忆每年的圣诞礼物清单。

伯纳德,儿童安全座椅买哪家的好?

伯纳德,孩子挑食怎么办?

他们也聊聊别人的音乐。

伯纳德,the Horrors 的新专你听了吗?

是个好乐队,不错不错。

国王十字附近有家印度菜从早排到晚,往那边去的时候你能路过谷歌英国。

网络发达,新乐队赚钱越来越难啦。

当代音乐产业,哎呀哎呀。

工薪出身的年轻人要买得起演唱会票也越来越难啦。

工薪出身的新乐队也越来越少啦。

伯纳德,孩子上学哪家私立学校比较好?

布雷特年轻的时候穷怕了,伯纳德记得这事。后来布雷特就搬去了萨默塞特。北伦敦四环的居民区小路上已经常常人烟稀少,秋叶积了厚厚一层,慈善商店里淘得到古董黑胶,那萨默塞特……

伯纳德,荒郊野外的,我也怕孩子被绑架呀。

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伯纳德自豪于自己经验老到。

他们还是各自忙,做新专辑,上课,批作业,演讲人生经验,协调人际关系——现在已经熟练了。谢天谢地火车和电话还没被日新月异的世界抛弃。

布雷特,BBC 3 电台在放李斯特。

伯纳德把在线电台音量调大,手机话筒快贴到音响上。

我靠。布雷特说。但他居然没挂电话,所以伯纳德把电台关了,继续讲电话。

他们依然有时一起吃饭。

伯纳德,你知不知道怎么用电脑写文档?

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学不会吉他了。

怪不得我儿子不喜欢我弹唱鲍威的歌给他听。

大卫·鲍威什么时候能从火星回来?

妈的脱欧。

见鬼的民族主义。

二十多年了,有些事一直没怎么变过,是不是?

1992年,他们一起喝酒痛骂 Select 的封面。1993年,人们在瑞典问他们,加入欧元区的公投怎么样?



伯纳德没问布雷特他指的是哪件事。他不需要问。有些时候,生活不过是事件的混合,彼此之间,说有关系也有,说没关系也没有。伯纳德也许在某个乐队的漫长历史里只待了五分钟,但人生比五分钟长,一顿饭也比五分钟长。



像他们这种情况,一首歌的小样都比五分钟长。



-Fin-

520到了没啥可给大家的,昨天刚收到《博士之日》官方小说,我真是又糖又刀变成对穿。(以下直接复制我在Pawoo的发疯言论:

24.7亿那个地方真的很刀,10揪着11的衬衫把他提起来,吼他,然后把他扔到了屋子对面(??)然后11摔晕过去看到了宋江。
(这是一个 skinny 应该有的力气吗)总之还要8.5出来搞调解你们能不能让小辈省点心这不是中年危机是什么。11委屈巴巴“他从来不打人,打人有违他的原则——但24.7亿孩子!”破折号后面应该是用10的声音在脑中显示的(
其实不光10把11揪起来扔出去,8.5把11扶起来以后二进制在那对吵 I moved on How could you move on from something like that 然后10给11来了一个headlock(请自行搜索摔跤夹头)
11说 I don’t know how long it went on for, but when it finally ended, I was too dazed to understand why.
跟基友嚎,基友说11是不是完全没反抗(
而等这个夹头结束以后11发现另外俩在盯着他看,10嫌恶地说你在笑什么我错过什么有趣的了吗,过了一会11才意识到自己在大笑,然后就是 You are trying to tear me apart, he’s trying to pull us off each other, and now I’ve got giggles... this is what I’m like when I’m alone.(基友:想想Trenzalore,alone那么多年)

接下来是一些轻松愉快的部分,比如刚见面时这个描写希望各位英耽作者学习一下有点创意;比如加了一段在女王卧室的戏,有几句看起来非常官方事后;比如10说Chinny那里还吐槽说我以后要预定额外的刮胡子时间(讲道理DTT胡子比Matt多多了);比如10视角论述牢房部分时对11的称呼是Boy Wonder;比如让人类与Zygon失忆谈判那段还是同步率爆表燃:比如人类和Zygon在谈判,8.5和Clara在谈人生的时候,10和11一起在黑色档案馆瞎溜达聊八卦偷东西——这段怕不是魔法特看DTT和Matt在片场“总像两个老太太一样靠在一起嘀嘀咕咕”写出来的。
但是牢房吵架那段真的太刀了(;´༎ຶД༎ຶ`)比起来五十周年剧版简直就是轻松浪漫爱情喜剧(烟

【跨剧拉郎冷又雷】古罗马雷梗AU the Omen

一直说我有敏感词我走telegra吧,在这也就是存个档。
雷梗预警概括:11.5是维斯塔贞女。 (考据是什么,不存在的)
http://telegra.ph/the-Omen-05-16

【Doctor Who】岳父母纽约生活脑洞

战争时期特殊三观注意。

——————————————-

1940年9月的一天,Rory奔回家挥舞着报纸:“他们轰炸了伦敦。”

他们坐下来喝茶,想念着谷歌和维基百科,第一百次回忆学校里的历史课,痛骂张伯伦,好像又回到了20年前——63年后。

“真难以想象,两年前,我们在刺杀希特勒。”Amy说。

Rory愣了一会才意识到她说的是日历上的两年前,不是他们人生的两年前。

“我有时候希望 Mels 成功了。”Rory多夹了一块方糖。他们已经小心地避开了关于丘吉尔的部分,但依然免不了谈起女儿女婿。

“我要去把这包日本丝袜退掉,”Amy说,“我还要发起运动,拉美国人来打这场仗。”

“你知道我们不该干涉历史。”百夫长记得这么多博士说过的话,着实让人吃惊。

“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可是苏格兰人头一回和你们站到了一条船上——我奶奶跟我说过半年后会发生什么*,”苏格兰来的红发女人站起来拿起大衣往身上一甩,72年后的名模手叉腰造型:“而且我的腿不需要丝袜就很好看了。”

*:1941年3月,拥有众多矿产和工厂的苏格兰遭德军轰炸。


————————

总之就觉得池塘夫妇回到过去也不会是什么安分主的(

接下来还有好多梗可以搞,二战冷战安迪沃霍尔左翼学潮种族平等运动大卫鲍伊嬉皮越战(按死亡年龄差不多就搞到越战吧(。在二十世纪纽约文化界工作的Amy,啊真的梗多(


【跨剧拉郎冷又雷】段子一则-weird is cool

“But, that is ... weird.” Roy tried to find a more polite word.
“I know.” Doc smiled proudly, “Super cool, right?”
“Wait a minute. So you think weird is cool?” The young human being tried his best.
“No, weird is not cool. Weird is the side effect of being cool.” the ganger began to rub his hands, excitedly.
“Or the purpose of it. I always confuse them.” Doc added.
“Good lord. How did you pass your
qualification exam?” Roy started to consider rejecting any medicine provided by his Doc in the future.
“Oh that’s really flattering. Thank you.” The ganger Time Lord rubbed his own hair, starring at the viewfinder. Suddenly he pulled down the switch.

【跨剧拉郎冷又雷】马桶

这是同居之后发生的事。

Roy 敲卫生间的门:“Doc?你还好吗?我好像听到呕吐声?”

“你不要进来!我现在状态很危险,我不想伤——”

这可不能不进去,Roy 没听 Doc 后面说什么,捏住把手撞开了门。

Doc 蹲在地上,脸色有点白,下巴边上还有几根血丝,正在……用口香糖清洗剂奋力刷马桶。

“你、你好一点了吗?”Roy 捏着那只牺牲了的门把手,不知该往哪里放。

“吐胶液吐得我以为我要魔化了,可是看见你好像又好了。” *Doc 脸上有了一点血色,低头看马桶:“唯一的问题就是不把它们洗掉的话下水道会堵。”

“我来弄吧,你歇着。” Roy 也蹲下去,一手去拿马桶刷,一手撑到Doc手臂下面,做点扶他起来的意思。

“呃那你千万不要碰到胶液。”

“为什么?”

“呃,这个是我吐出来的,但它还是胶液,如果碰到了你,它可能会复制你的信息,然后它有你的信息和我的信息,量又很少,就——”

“就什么?”

“就、就可能变成一个小孩子然后我们只能跟小孩说ta是从马桶捡回来的。”

我们。“好了等我想要小孩的时候我会碰它的,” Roy 处于一种拿不准该用哪种笑法的状态,“但不是现在。”他看到 Doc 的表情赶紧补充了一句,拿起家务手套戴上以示清白。

于是 Doc 放开掌握马桶刷的大权去洗手刷牙。Roy 弄完清洁去洗手的时候,复制时间领主还赖在洗手池前,对着镜子仔细查看眼睛和舌头。他们就这样挤挤挨挨地站在一起。

“好点了吗?” Roy 拉过毛巾擦手,转头问 Doc。

“好多了。” Doc 歪着头说。

Roy 凑过去用嘴唇蹭了蹭他医生的嘴角,在他耳朵边上说:“像这样?”

“像这样。” Doc 低下一点头来吻他。

-End-

*:这句话不光是虐狗,605里的复制 Jennifer 因为岳父 Rory 关心她曾经也差一点好了。

哎我真的好喜欢这种特别日常的梗,感觉他们好像已经一起过了一辈子——官方回归的注定沉船令人心累(。我就:沉船戏我随便写写的官方你居然来真的(

#地球生活#瞎唠嗑

拖延症如我这几天正在弄PhD申请的事。美丽的研究项目看下来,觉得以前要是再多学一些学好一些就好了,知识和技能多的人面对的可能性真的多很多呀。年轻的时候花太多时间想“我要干什么怎样能糊口确实没必要”,有机会就去问、去做、去学,接触过了再看喜不喜欢,干想和看有限现实社交圈转发的内容是没有用的。当年人人网上我的好友们转的全是论如何申上宝洁管培生,如何规划升学去金融机构做计量分析,社交网络上的个人经验太容易搞成知乎牌吹水文了,其实没有参考价值,再加上学校没有特别专业的职业规划引导——来现在学校才发现学校的求职氛围也好研究氛围也好是可以这么启发人的——结果就是我本科时候大部分人(包括我)本专业没学多精,对传说中红得发紫的金融界也不怎么懂——话说数学院的小朋友大一开始就想着怎么跑去金融界真的不好哇,金融界数学有关的工作要求的算法编程拓扑随机过程实变函数知识很多,基本功学牢了不会没有出路的。(我不是说本科阶段开始实习考证不好,你想试试金融业,就去申实习试试看,平时该怎么学怎么学。总之是想干什么就真的去干一下,不能光想。)

出来上学半年就是疯狂补课——倒不是说补学术课程,而是从写简历、求职规划、人脉社交这些地方补起,去职业分享会之类的活动时坐在一群大一大二小朋友里面,经常想要重读本科😂 在这个过程中受整个学校或者整个城市的氛围影响——感觉这边的小朋友想学社会学就学社会学,想学表演就学表演,并不担心以后糊口的问题,因为所有专业本来就都是对社会有用的——才开始想人生确实不是只有数学-金数-金融界工作这一条路,并不是23岁就该把自己钉住的。于是这几天看项目看得非常放飞自我,从医学影像看到社交网络(当然,要有奖学金噗噗),光是这样看就觉得自己活在那种“尽情探索做自己”的迪士尼宣传片里。

在国内读书的话,还有非常要紧的一点就是不要害怕去搜去看英文,等到大三过完一半才因为参加比赛看了一通英文文献的我,和白月光研究课题真的相见恨晚……另一个想法是真希望早几年开窍刷一刷巴黎高科之类的官网看看研究领域,多找老师谈谈人生规划规划选课。现在是下了各种方向的有趣文献没有空看,还指望着早点把申请的事弄完给我语言学论文开题和复习期末考呢😂

可能有点车轱辘话了,但我还是要再说一下,不管什么看起来没用的技能,年轻时候有机会和有兴趣就去学一下,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要不是大四闲得慌作死选了大家都说会挂科的二外法语,现在根本没胆子看巴黎的项目(而其实欧洲大陆奖学金给得大方,非常划算);要不是本科毕业论文跟了大家都说课题难的导师,做了和硕士专业没一毛钱关系的图像处理课题,现在我也没什么自由去看医学影像处理这样的方向了。

然后我要再嚎一句,巴黎高科底下的项目真的太多太好,搞宇宙研究&天文物理的实验室就有十几个吧,看得我高中时代想搞天文物理的少女心都出来了(咳因为我本科时代物理课只修过五门应该是不够资格申)。但是光是看看,想到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在做这样的研究,就非常开心呀。

把我镇住的项目名单在这里:http://www.adum.fr/psaclay/pten 这好像还只是巴黎高科底下一个大学的项目,诚挚邀请各位基友一起来感动一下!

#DoctorWho# BFI DW50周年 repo

BFI疼爷纪念月,今天放DW50周年,开场前主持人说今天会有嘉宾来panel,本二进制迷妹注意力全在等下看电影上,电影看完发现嘉宾是50周年导演和魔法特!
我的重点是很有病的,所以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魔法特说 David and Matt they are the opposite side of the Doctor(我还以为要现场二进制小论文激动了一下漏听一句)You know David is always the fan of Doctor Who, so (at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DW) David is Matt’s Doctor and Matt is David’s.(现场RPS小论文更奇怪了好吗(不是 (只记得大概意思可能写得不准)说了九叔当时没参加的事,感觉还是很绕着圈子说话,我猜出来的意思大概就是九叔想move on之类的……然后说为啥不用麦杆,说他给人们的印象是“ the romantic and dashing doctor”,魔法特的意思是说想要一个显得更权威一点的,与10和11看起来截然不同的,“the voice from the past, the voice from the ages when Doctor Who came”然后可以指责10和11拿科学仪器当武器hhhh 说疼爷在老DW的时代就已经是偶像级人物非常有代表性blahblahblah
有人问为啥是Zygon,魔法特说因为DTT喜欢Zygon,“怎么有人拒绝得了David呢”(何
然后说整个Osgood线就是因为有趣才搞的(
有人问知不知道13的选角,夸了一波朱迪(“With that energy,clever and funny. At first I said she’s a great actress but would she be too serious ‘cause this is Doctor Who and it should be funny and it turns out she is funny”)还开玩笑说50周年应该放朱迪的眼睛上去什么的(关爱皮卡人人有责)。魔法特说他在大家都知道的两天前才知道是朱迪。原因很感人,说他觉得不能在皮卡知道之前知道,他觉得这是个规则什么的。
有人问会不会像RTD一样出 Writer‘s Tale,魔法特先给这本打了广告,然后说不会,因为一,这书内容是做这个剧时写出来的,各种交流邮件什么的,他已经不做这个剧了(敢说自己没有交流邮件吗),二是因为RTD出了这个他再出显得有点模仿不是很好。
有人问CC时代他会不会再回来写,他说CC对这个剧需要完全的自主权和控制,所以他不会回来写单集。(有点像旧博士不给新博士增加压力的意思)
啊对说为什么没有让其他还活着的博士参与,是因为安排太多条线很难,而且其他几位已经和他们演博士的时候长相不一样了,为Tom Baker的馆长玩那一次花招还行,玩太多次让各位博士演车站的人什么的满世界博士那个世界也太“annoying”了😂但是Peter Davison找他说做那个五个博士重聚时他觉得很好,又补充说五十周年是个大系列,有时空大冒险、五个博士、博士之夜、博士之日等等等等。
还有些现在不记得了😂

几乎全场录音链接: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xh3mIl 密码:3305 (希望没有把我肚子饿的声音录进去(
现在想起来应该举手提问一下11.5的问题!捶胸顿足了!又是一次沉迷二进制就忘了11.5qwqqqq
以下是电影部分,大家都看过很多遍了所以以下全是二进制迷妹脑洞😂
电影本身,哎大屏幕看真的觉得细节多一点?我这样的迷妹又看到了几个二进制的点(重点错)
比如10说You are suggesting we change our own history 11说 We change the history all the tome 我满脑子开TARDIS(没
大屏幕上终于看清楚大家发现不用炸咖喱星时10是跳起来拍了一下他的T娘没有踢,有点击掌的意思
和Kate电话吵核弹问题那段,Kate说Kill millions to save billions那一块,11和10交换一个眼神(我:不知是刀是糖先炸为敬
在牢房里吵架那段真的很有配上狗血言情剧吵架桥段声轨的冲动(你
然后11刚见到两个伊丽莎白时真的很像吃醋(没
以及Kate说How may time have you do this count时,11说Once,然后10接着说非常后悔什么的。我居然想起庞贝,心想那可不止一回啊,不过考虑到11人设是the one who forgets 也合情合理了(
而且他们并没有炸咖喱星,所以算上庞贝就是一次,真是时来时去的算数!
我现在心情还很激动满脑子搅碎的布丁,所以这个repo非常乱😂😂😂

一个没什么意思的咸鱼2017总结

我也很想写一个年终总结,但感觉并没有多少产出(一个视频几篇没人看的小短文),老年人记忆力不行,都想不太起来今年看了些什么书和片子……

可能今年值得一提的产出也就(在Pawoo上写)菜谱了!(被打

咳就列一些我还想得起来名字又觉得好看的东西吧(去掉迷妹滤镜的)

虚构作品:
伊切·泰玛尔库兰《香蕉的低语》(看到了中东地方人们各式各样的想法,非常有意思,尤其在现在的世界里和现在的社交媒体风向的情况下,非常有意思)
马洛伊·山多尔《伪装成独白的爱情》(主要没文化如我这个叙述方式之前没怎么见过,以及这个故事也是非常……)
乔纳森·勒瑟姆《枪,偶尔有音乐》(带劲)
弗吉尼亚·伍尔芙《到灯塔去》(视角转换真的很好又很美……)
伊丽莎白·斯特劳特《微不足道的生活》(生活确实是这样了,乱七八糟凑凑合合,没有全然的悲痛没有彻底的背叛)
除此以外,非常喜欢波伏娃《女宾》第八章和塞尔努达的《致未来的诗人》
(怎么有两本是六月份和阿汗泡书店的时候看的,自从和阿汗分别,我本来就不多的文学素养真是直线下降)

非虚构作品
……算了除了数学论文和讲义2017年就没读完过什么非虚构作品……(被打)

电影:
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不讲了,为盖导抖腿)
the Party(按说剧情模型也蛮狗血的,但架不住演员太好了,搞出来一股荒诞的黑色幽默味)
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 are Dead(真喜欢视角也真喜欢镜头和场景的切法)
Some Like it Hot(主要副CP太感人了……比利·怀恩厉害的,那么早拍这个,真的服气)
(开年的时候为了准备法语考试看了一堆法国片,鬼晓得我都看到哪里去了(

电视剧:
《糟糕历史》1-5季
《王冠》第1季
《剑桥风云》
(然后除了迷妹定番Doctor Who就没了)

话剧:
西区 A Woman of No Importance (王尔德聚聚对狗血八点档的嘲讽)
瑞典皇家戏剧院 《命运之影》(真是每个人自带“人要怎样摆脱自己的影子”。另外演二儿子的演员超可爱(重点错
Kenneth Branagh Theatre Company Live 《罗密欧与朱丽叶》(Lily叔的朱丽叶,阳台上举起酒瓶子就要揍罗密欧,本质凯普莱特,我吹爆。以及德爷演茂丘西奥感觉没毛病(

音乐剧:
西区 Mamma Mia(安可唱了三首,差点现场蹦迪。每个角色都很鲜活不刻板印象,故事通顺感情动人,对音乐剧来说这样就很好啦)
西区 How to win against History (是个小制作的新戏!男配太厉害了什么都能演,连男主的表妹也是他演(没换装)而且演得很令人信服……最喜欢 This is what it looks like 这首!剧情非常有趣的)
西区 Les Miserables(信仰充值嘛(ER抱抱非常超过,小g一死就冲到街垒最前方的大R也非常超过,谢幕时E牵着g出场然后两人相对敬了个礼,我(
西区 the Book of Mormon(宗教讽刺题材可爱,Hasa diga 那首每周一定要放)
Adam et Eve(难得法剧里又有反乌托邦剧情,况且还是Nuno老师A卡哇哇哇)

音乐:
The Tears 全部歌(真情实感吃了一整年,太好吃了,冷圈拉郎之光)
法罗朱的 Les rois du monde (这首歌好到什么程度,就是我看之前说的德爷罗朱时满脑子都是这首歌,原著精髓抓得很准了……)
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 OST(Daniel Pemberton 这个作曲我真的服气……)
Postmodern Jukebox 全部歌(熬夜写代码和发疯跳舞必备佳品)
Tobago d‘lime-Love Thy Neighbour(帕丁顿2做点心那段的插曲,真的太可爱了)

跟去年的总结比起来感觉自己语言更加匮乏了,现充害人,不过也没有办法,生活还是要凑合地过下去。对一下去年总结许的愿的话,实习做了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工作……论文拿了不错的分数毕业,也顺顺利利出来上学了,并且很幸运地遇到很多很好的人帮助我。虽然没有考法语的证,但年底去过巴黎靠三脚猫法语活了两天,到底没有白学。新的一年希望继续现充,顺利拿到最高等成绩毕业,考过CFA,以及找到工作……已经不奢求有空剪视频了,就希望脑洞之神偶尔眷顾让我嗑两口跨剧拉郎小情侣和二进制。还是希望朋友们健康快乐,如果能有国际互联网和钱用就更好了。